快遞時代的包裝之惑:包裝過度引發的環保問題

發布日期:2017-09-28 瀏覽次數:
讓人垂涎欲滴的麻辣小龍蝦,送到家還是熱騰騰的。9月5日傍晚,家住福田區八卦嶺的陳遠瀟從外賣員手中接過外賣后,從里面取出分包好的小龍蝦、涼面、酸辣毛豆、黃瓜等美食。這套三人份的晚餐,一共用了7個塑料飯盒、2個塑料袋和1個保溫袋……
南方的夏日炎熱而漫長,電商的各種送貨服務也日臻完善,以至于很多人可以隨時開啟“足不出戶”的生活模式:只要有一部手機,就有快遞、外賣、生活用品送到手上。然而,逐漸猛增的快遞、外賣帶來的“包裝之惑”,也是一座城市不容忽視的環保新問題。
如果一部手機就可以解決問題
為什么還要頂著烈日出門?
早上吃小籠包和豆漿,中午吃魚香肉絲飯,晚上再點個臘味煲仔飯……如果沒有外賣,在深圳從事互聯網行業的單身上班族黃智豪還沒想到更方便的辦法來解決一日三餐。
黃智豪依稀記得網絡點餐平臺尚未興起之前,他的早餐是在路邊的早餐車買的,午餐和晚餐則是和同事一起在公司樓下就近吃的,吃來吃去就那么幾家,早就膩了。相比之下,現在不少外賣店家不僅菜品豐富,線上下單也往往比到店堂食便宜。
這種上班族“一日三餐不出門”的模式是這樣進行的:“我們辦公室5個同事一起在外賣平臺定早餐。每個工作日的上午9點前,5份熱乎乎的早餐由外賣員送到我們的寫字樓大堂。為保證食物衛生,貼心的商家還會用5個小塑料袋將每人的早餐分開裝好,并統一裝在一個大塑料袋內,方便外賣派送員直接從外賣箱中取出,以防漏單。”
吃完早餐,黃智豪都會直接把塑料碗、小塑料袋疊成一摞,連同筷子、勺子一起放回原先的外賣包裝袋中,隨手打個結便扔進垃圾桶中。
工作到11點左右,黃智豪的手機總會有一連串的微信提示聲響起,消息來自他和同事建的微信群“中午吃什么”。一番討論后,黃智豪在手機App里訂好午餐,接著心無旁騖地投入工作,直到手機響起外賣小哥的親切呼喚。由于晚上常要在辦公室加班到10點左右,黃智豪的晚餐一般也是叫外賣解決。
蒜蓉大蝦、粉絲元貝、什錦蔬菜……家住福田區八卦嶺的陳遠瀟,最近也在朋友圈曬出了她的“足不出戶做飯模式”。陳遠瀟雖然是一名全職主婦,但也害怕在炎熱的天氣里進廚房接受“酷刑”,但畢竟家里有孩子,不能老是點外賣。各大電商的生鮮超市、網絡點餐平臺的“到家服務”,就讓主婦們多了一個新選擇。一般最多一個小時,配好的菜品就由送貨小哥送上了門,只須略清洗后就可以下鍋蒸、炒,方便又新鮮。
不僅是吃飯不用出門采買,生活用品也是一樣,都靠一箱箱快遞源源不斷送到家中。“我不用像以前去逛超市和商場后提著大包小包回家了,在家完全可以靠一部手機買齊所有生活用品。”
享受“足不出戶”新生活時
外賣、快遞包裝悄悄塞滿垃圾箱
每逢櫻桃成熟季節,陳遠瀟總會訂幾箱山東的大櫻桃解解饞。有一次快遞櫻桃的包裝,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是她見過的“包裝最夸張的快遞”。
當時,她買的是一種黃水晶櫻桃,特點是柔軟多汁。收到櫻桃后,陳遠瀟打開紙箱,發現里面還有一個泡沫的保溫箱和兩個冰袋,賣家把每三顆櫻桃分為一組,外面套上防撞的包裝包好,再裹上膠帶……這樣的“萬全保護”之下,櫻桃損耗極小,但是陳遠瀟拆包裝就拆了快一個小時——“垃圾裝了一垃圾桶,包裝比櫻桃的分量還重。”陳遠瀟無奈地說。
令她感到有些心疼的還有快遞紙箱并沒有很好地被回收利用。那些用來裝洗衣液、零食、牛奶等物品的紙箱,“質量都很好,用過一次就丟了真是可惜。如果有個好辦法讓這些紙箱能再利用多好!”
相比快遞包裝,外賣包裝形成的浪費也是道難解的題。黃智豪就親眼看到保潔阿姨在清理樓道里被外賣餐盒堆滿的垃圾桶時,一不小心把盒內的剩湯倒了一地,還淋到了腳上。
“保潔阿姨也抱怨過,現在寫字樓的垃圾越來越多了,特別是外賣的塑料碗不好折疊壓縮,占用了不少空間。她每次收拾時,都要用掉好幾個大垃圾袋才能把所有外賣垃圾裝完。”黃智豪說。
一個塑料包裝盒
需要數百年時間降解
9月1日中午,深圳市羅湖區一棟商業大廈樓下,外賣配送員小劉手中拎著幾份沉甸甸的外賣站在大廈門口,一邊四處張望尋找訂餐者的身影,一邊抹去額頭的汗水。
數了數手中的外賣,小劉對晶報記者說:“每天要送多少塑料盒我真沒怎么關注過,但一份外賣最少也有一個塑料袋、一個塑料碗吧。大部分商家都會在我到達餐廳之前就已經把外賣準備好了,我直接拿了就送到訂餐地址來。”
引起深圳人對外賣包裝關注的,是近日一篇名為《中國外賣正給全球帶來一場生態浩劫》的文章。黃智豪在微信上看到這篇文章后才意識到,叫外賣雖然方便,卻給環境帶來了極大的污染。文中稱,目前市場上的外賣餐盒材質主要成分是聚丙烯,因為具有無危害、耐高溫等優勢,被外賣打包商家廣泛使用,但每一個塑料袋的降解至少需要470年。這些未被完全分解的塑料垃圾最終化為人類肉眼不容易看見的、直徑一般小于2毫米的塑料微粒,被魚類吞下后,重新回到人類餐桌上。
網絡公開數據顯示,美團外賣、餓了么、百度外賣3大外賣平臺全國日訂單量約在2000萬單左右。按一次外賣中僅使用一個塑料袋、一個塑料飯盒計算,全國主要外賣平臺至少日消耗塑料制品超過4000萬個。這些數不盡數的外賣被送到千家萬戶后,剩下的是滿是油污的塑料垃圾。
快遞包裝帶來的環保問題同樣不容忽視。從2012年到2016年,中國的快遞業務量已經從56億件飆升至312億件,相當于每個中國人一年要收發24個快遞。據估算,2016年快遞行業使用120億個塑料袋、144億個包裝箱和247億卷密封箱膠帶,這些材料絕大部分無法有效回收。特別是大部分膠帶都是塑料材質的,需要上百年才能在大自然中被完全降解。
“我也想節省外賣包裝盒,但顧客會有意見。”趙先生在南山區經營一家中式面館已有5年多了,近兩年網絡訂餐平臺的興起,為餐廳增加了不少生意。原來給顧客送湯面時,趙先生只使用一個塑料餐盒,將湯和面一起打包。后來看到網上不少顧客投訴說,這樣的打包方式不合理,餐盒裝得太滿,經常會有湯汁溢出,面條被湯浸泡太久口感不佳。后來,趙先生就將湯、面分兩個餐盒單獨盛放,才解決了投訴。可這也意味著,外賣餐盒的使用量增加了一倍。
對于快遞包裝問題,淘寶賣家也有同樣的困惑。“我每次在衣服包裝外面套一個快遞袋發貨,經常有顧客評價說:‘幾百塊的衣服,賣家竟然只用一個袋子包裝,太簡陋了,萬一劃破了算誰的?’”在深圳經營服裝生意的郭祥云女士覺得,淘寶上有一種普遍的消費心理,就是包裝越好越結實,買家對賣家的評價也就越好,這也會造成一些過度包裝現象。
環保快遞袋可再當垃圾袋
快遞紙箱能留給“下一位”
“綠色包裹的使用,給我們這樣的新店一個很好的契機,開店一個月成交3000多筆訂單,對我來說是個不錯的開始。”2016年,雷波結束了在深港闖蕩的生活后,離開深圳回到闊別10年的湖北松滋,開了一家賣湖北特產的淘寶小店,售賣家鄉的土蜂蜜、魚糕等特色美食。
小店剛開張,包裝的選擇就讓雷波和他的團隊感到頭疼。“我們是經營食品的,對于包裝的要求非常嚴格。特別是客戶群大多是女性,繁瑣的拆包會影響她們的第一感受。”
與此同時,電商和物流企業也正在思考如何解決快遞包裝給環境帶來沉重負擔。2016年6月在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鳥網絡攜全球32家物流合作伙伴宣布啟動“綠色行動計劃”。“到2020年爭取行業總體碳排放量減少362萬噸,一半的淘系平臺快遞包裝替換為綠色包裹”,正是該計劃的階段性目標。
由菜鳥網絡牽頭研發的免膠帶紙箱和可降解的快遞袋此時面世,雷波便成為全新的綠色包裹的“嘗鮮者”之一,他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采購了一批這種無膠帶的環保紙箱。“沒想到在進行一個月的復盤時,客服反饋綠色包裹給消費者的第一感覺是‘非常精美’,好評很多。”這給了雷波信心,他決定繼續使用綠色包裹發貨。
環保快遞袋用完后,還可以當垃圾袋再次利用;用過的快遞紙箱可原地留存,供下一位寄件人使用……越來越多的“環保新點子”,就在每天來來往往的快遞中萌發。
“綠色行動”負責人牛智敬在接受晶報記者采訪時說,菜鳥網絡在對環保快遞袋進行升級的過程中,也將二次利用考慮在其中。現在最新版的環保快遞袋在拆完包裹后,可以當作垃圾袋再利用,減少資源浪費。
1號店是最早號召紙箱回收的電商之一,還給予參與包裝盒回收的消費者一定回饋:每回收一個1號店紙箱,可獲得50積分。數據顯示,2016年1月-9月,1號店總計回收紙箱246萬余個,月均回收27萬余個。
今年6月5日“世界環境日”當天,京東也發出了自己的聲音:京東物流攜手雀巢、樂高等九大品牌商共同發起“青流計劃”,計劃3年內少用紙箱100億個,這相當于2015年全行業的總量。
但對更多電商來說,阻礙快遞包裝回收最大的問題是沒有自建物流——不可能要求第三方物流把貨送出去,還把包裝盒再送回倉庫。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菜鳥網絡在全國社區和校園驛站陸續開展了紙箱回收計劃:在菜鳥驛站里設專門的“綠色回收專區”,上一個消費者用完的箱子可以就地留存,寄快遞的人可以用回收箱再次快遞。這一回收計劃已實現累計回收紙箱超過30萬個,今年預計將在1000個菜鳥驛站大面積開展。
牛智敬坦言,全生物降解快遞袋會帶來一定的成本上升,不過隨著規模的不斷擴大以及科技的不斷進步,成本會進一步降低。但個體的力量畢竟有限,快遞包裝的環保問題是隨著經濟發展產生的一項社會問題,需要政府、商家、消費者、快遞公司、綠色包裝生產商共同努力來解決。
更重要的是完善垃圾分類
如今的外賣包裝環保問題,有些都已經訴諸法庭。今年9月1日,重慶市綠色志愿者聯合會狀告“美團”“百度外賣”以及“餓了么”三家外賣訂餐平臺,稱其在提供網絡訂餐服務時,未提供是否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選項,用戶點餐時默認使用一次性餐具,造成了巨大的資源浪費和極大的生態破壞。這一案件,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
在此之前,部分外賣平臺已意識到外賣垃圾造成的問題,開展了相應的環保行動。今年4月,“餓了么”推出新一代環保可降解塑料袋;今年6月,“美團外賣”聯合中國烹飪協會、中華環境保護基金會與數十家餐飲外賣品牌共同發起“綠色外賣行業公約”,呼吁科研界盡快開發研究和提供優質低價、健康安全的綠色可降解餐具……
“目前,外賣和快遞外包裝產生塑料垃圾的問題在深圳越來越突出,這個問題已經不容忽視。”多年關注深圳環保問題的市政協委員李毅在接受晶報記者采訪時說:“深圳大部分垃圾還是通過焚燒的方式來處理。從焚燒廠反饋來的消息是,深圳現在垃圾焚燒的熱值越來越高,這意味著垃圾中的可燃燒物越來越多。這很大程度上和深圳的外賣塑料垃圾越來越多有直接關系。”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愿意選擇外賣訂餐。”李毅覺得,從健康和環保的角度來看,深圳人應當建立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減少購買外賣食品。如果一定要選擇外賣,他建議大家可以在訂餐時備注,請商家按需要量配送餐具;吃完外賣后,最好將剩飯剩菜和塑料餐具分開投放至垃圾桶中。
“電商平臺要引導商家的環保意識,但更重要的是建立和完善垃圾分類。”在采訪中,一些深圳市民也同樣認為,環保問題僅靠商家和物流企業的力量來解決并不現實,建立完善的垃圾分類和回收體系,也是解開“包裝之惑”的重要途徑。
今年6月,深圳城管部門正式發布了《家庭生活垃圾分類投放指引》。陳遠瀟非常期待垃圾分類能盡快進入自己居住的小區,每次她都會把快遞紙箱等可回收物單獨放在所住樓層的垃圾桶旁,方便保潔人員回收。“深圳人的環保意識很強,我看到很多鄰居也會自覺把紙箱放在垃圾桶旁邊,和其它生活垃圾區分開。我想大家也都希望這些紙箱能被回收利用吧!”
聯系方式

公司名稱: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五沙分公司
公司地址: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大良五沙工業園
業務郵箱:26332433@fsxingao.cn
營運郵箱:26332432@fsxingao.cn
業務電話:0757-26332433    營運管理部電話: 0757-26332432
業務傳真:0757-26332429    郵政編碼:528300
模具制造業務聯系電話:13536647933 王生

© Copyright 2017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牛邦技術